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初雪(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十四章初雪(中)

    长亭懒在睡榻上,老神在在地手捧杯盏,小口小口地喝着羊乳,外间风雪疾劲,内屋馥馨满香。陆绰月白长衣,高束发,背立于前,身形颀长,质兰气雅,颇有水墨浅淡画中人的意味在。

    再有陆长英病尚未痊愈,身披白毛大氅,面色潮红,亮眸挺鼻,侧立其旁。

    陆家父子朝哪处一站,哪处便是清涟风景。

    长亭弯眉抿嘴笑,她从来都不操心这些事,反正还有父兄,天塌下来都有他们顶着。

    “周管事——”

    陆绰抬起头扬声唤道,周管事立时在外厢应了个是,陆绰再言,“让秦副将带两队人马向珏山打探地形,再看四周树丛灌木大小,地面铺雪的深浅程度,还有珏山之中是否有流民悍匪,快去快回。”

    珏山即是出幽州往北前行的必经之路。

    未过一个时辰,秦副将亲来回禀,冷盔轻甲带满身雪气。

    “...珏山地形复杂,既有高山深谷,又有浅洞埋沙。四周高林耸立,树木老成,不会轻易被雪压垮。雪埋得不深,栈道修缮得当,如今刚刚没过马蹄。幽州地窄人稀,珏山人烟罕至,更无流民悍匪逃窜,幽州近三十年都未曾听闻有此事发。末将又问守林老汉,照往年来看,这雪怕是十天半月停不下来了。”

    也就是说,若此时不走,等雪再埋深一些,十天半月也走不了了。

    十天半月之后会是什么情形,谁都没有办法预料。

    长累不如短累,拖家带口的,陆绰耽误不起。

    “吩咐下去,用过午膳之后,列队出发。将士每人一大碗米酒,算是取暖也算壮胆。等到了历城,宰上百来只羊,再好好犒劳大家。”

    陆绰手敲舆图,古白玉扳指敲在沉木,闷沉一声钝响。

    算是一锤定音。

    百雀、陈妪来来回回收拾箱笼,雪天赶夜路本就恼火,又逢陆长英风寒未好,陆绰大发慈悲让陆长英在马车里歇着,想了想又叫陆长茂陪在兄长身侧,两个身形颀长的少年郎挤在一处,长宁的马车便小了些,总不能叫符氏让车吧?长亭便自觉自愿地收拾东西,预备往长宁处窝一宿,谁料得长宁马车内厢熏了桂花香,甜得发腻,长亭一进去便捂着鼻子缩了出来,眼风随即便朝小长宁飞过去。

    长亭只好黑着脸带人往符氏那处去——本就相看生厌,这回还要一看就看一宿,谁受得了啊...

    陆绰已收拾妥当坐立于马背上,见长亭神色,佝下身来,温声安抚长女,“...就忍一宿..就一宿...就当作是照料阿宁...”

    “我又不是管事嬷嬷,我才不要照料阿宁!”

    长亭一向嘴硬,埋下头,闷声低嚷,“忍忍忍...每回都叫我忍...夫人说话我本就不乐意听...听了就让人无端端地生气...”

    陆绰向来容忍长女的小脾性,笑起来,身上摸了一摸,没摸出东西来,想了想摘了手上的白玉扳指佝身递给长亭,凑拢长女的耳朵,悄声道,“且先玩着这扳指吧...等到了历城,让阿英带你去吃夜市,想吃什么吃什么——不告诉陈妪。”

    士族小姑娘家教严,长亭从没做过这档子事儿,小姑娘自然都对没做过的事儿怀有无限憧憬和期待。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