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9 事急从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跟我一起来的,有个孩子,你知不知道他……”杜云笑一面开口问,一面观察着青凤的神色,“还活着吗”几个字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吐出口的,但试探问着的观察,看到青凤脸上并没有显出的为难让她多少心里有些慢慢放松。

    “哦,你说他啊,那个小鬼头。”青凤不以为意。

    “对,就是他,他……”杜云笑有些紧张,一激动扯到身上细碎的伤口,不由倒抽冷气。

    青凤看着杜云笑这么紧张,犹豫了下,摇摇头。

    杜云笑表情一怔。

    “怎怎么,有什么不好吗?”她勉强一笑地问,却是眼泪都要出来了。

    果然还是救不了啊……

    新仇旧恨……

    “嗯……不太好……”青凤慢吞吞地说,看她流泪紧张,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别,别哭啊,其实也没有那么坏……他反正现在是死不了的。”赶紧一口气把话说完,青凤及时阻止了杜云笑险些溢出的泪水。

    “你的意思是他还活着?”杜云笑眼里亮起光来。

    青凤赶紧点头。

    这一瞬间,她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杜云笑的表情,就看见这个女人似乎喜极而泣,又好像终于抓住了什么珍贵的宝物,又似乎总算得到救赎……复杂的她以为杜云笑都要哭出来了,好在并没有。

    “能带我去看看他吗?”冷静下来,杜云笑问。

    虽然她也受了不少伤,但皮外伤不伤筋动骨,眼下觉得自己精神头还可以,免不了想亲自去看一看,证实孩子确实平平安安,自己才能安心。

    “这个……恐怕不行……”青凤小心地看着杜云笑,有些犹豫,“李大哥说……他不太好……”

    “他跟你不一样……他中毒很深……”

    “虽然用了药……但……”

    “李大哥说,一个生病的人如果有十分的生机可以救治,他……只有不到一分。”

    青凤吞吞吐吐慢慢把一段话说完,杜云笑本来恢复几分人色的脸庞,已经是灰白如死,眼神更是绝望的让人不敢直视……过了好久,她默然地起身,自己有些艰难地穿衣穿鞋。

    看着她往屋子外头走去,青凤赶紧跟上。

    出了这屋子,外头是山寨的模样,杜云笑眼神木木地慢慢走着,青凤心里知道她要去哪里,便好心地在前面引路,一路撵开山寨里碍事的人,直到把她带到一间屋子前。

    这间屋子看着比山寨里其他屋子要亮敞些,飘着药香药味,周边一圈树枝篱笆。

    从屋子敞开的门扉里,可以看见里头坐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年轻的约莫二十来岁,穿一身灰褂,背对着外面看不清模样。而年老那一个白发苍苍,远远地看着慈眉善目,和年轻人坐在那里说着话……等他看见杜云笑倚在门边停止和年轻人交谈,“不好说……尽力……”这些词句,已经清晰地传入杜云笑耳中,让这姑娘灰白的脸越发惨无人色。

    “是……救不了了吗?”与那老者对视着开口,杜云笑语带凝噎。

    “这……”老者站起身几分为难,没有说救也没有说不救。

    老者的行动让那年轻人意识到身后来了人,也慢慢地站起身转过头,映在他眼里是一身朴素衣裳的姑娘,一双水灵的眼睛被泪水浸透,露在外面的肌肤清晰可见各种划拉出的伤痕,虽说比初见那日好了很多,这一张脸,却还是有几分吓人的……但胜在气质不错,善柔静美,不像豺狼之人。

    只是有些奇怪,这姑娘看着他,眼睛一瞬间微微睁大,眼中震惊与不敢置信过后,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这孩子中毒深,不大好救。”为了摆脱这种眼神的注视,他出声道,声音沉沉浑厚。

    不好救?不好救的意思是还能救?杜云笑眼睛一下子亮了亮,眼底的一些情绪被掩盖起来,忍不住一下子抓住这男人的胳膊,“你是说,你是说这孩子还有救对吗?”

    她眼睛晶亮急急地问,完全没有注意到年轻人在自己欺近的那一瞬间脸色瞬间一暗,本来刚硬平常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恼怒在里面,等抓住胳膊感觉到这人身体的紧绷杜云笑才注意到不太对,赶忙松开手趁这人没有发火之前,连忙重申一遍问题,拉回他莫名有些失控的情绪。

    “有救。”半晌,那人不甚愉悦地回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杜云笑松了口气。

    有救……有救就好。

    不由打量面前的男人,灰褂劲装,脸秀隽,微微刚硬。

    他……就是青凤说的李大哥吧。

    李大哥……李不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