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章 未雨先绸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这个年代,贺家这样的,算是人丁单薄,仅止比“数代单代”好上那么一点点。添了人口,总是一件好事。尤其在现在,贺家父子俱有不错前程的情况下,没什么比人口再能让他们开心的事情了。

    贺成章尚未散馆,还得在翰林院读书。即便如此,罗老太太难得做一回主,叫他请假,从翰林院里回家来一趟。等他请下了假,回到了家里,家里近亲都来了。这还没生下来呢,就得到这么样的关注,贺成章的压力有点大。

    岳父家里还好,只是派了个稳健的老仆过来,携带了家中老夫人、夫人们的心意,对容七娘致以问候。反倒是自己家这里,嫁出的俩全回来了。丽芳也就罢了,几步路的功夫,来便来了,瑶芳倒好,才出门子没多久,这就跑了回来了。

    贺成章将瑶芳与姜长焕数落了一回:“这才过门不到一年,就这么勤快往娘家跑,不像话。你也不说说她,居然由着她胡来。”

    瑶芳只管笑,姜长焕道:“我娘答应的,本来她还要来呢,还是二娘给劝住的。”

    贺成章头疼地道:“你们也是,真是够恣意的。”

    小夫妻两个相视一笑,为什么不恣意呢?这两个人,一个是好容易才有了现在的生活,另一个是白捡的一条命,能有今日,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得痛快一点呢?

    贺成章却不这么想的,两人能有今日不容易,该格外小心珍惜才是。别因为平时不注意,结果把日子过得不痛快了。比如说:“收敛一点吧!这世上的事情啊,不患寡而患不均。你娘家有事儿,亲家太太就要过来。亏得你们给劝住了,要是劝不住呢?兴师动众地来了,保不齐你们兄嫂还要跟着。这要国公家里有些事,去是不去呀?唉……”

    瑶芳道:“这……这不是劝住了吗?”以前从来没发现自己大哥是个事儿妈。

    “反正你小心着点儿吧,我看亲家太太很疼你们两口子。都是小事儿,却能看出心意来。一次两次没什么,时日久了,难免积怨。平日里过活,哪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都是小事儿。”

    姜长焕自己被大舅子训就罢了,媳妇儿万万不能被人教训的,忙辩解道:“本来就是共患难的通家之好呀。”

    “说得跟叶国公没往楚地平叛似的。”贺成章一点也不给姜长焕面子。

    姜长焕狠狠皱了一下鼻子,瑶芳笑道:“行了行了,我们都知道了。可这话不该由我们去讲,我们去说了,倒好像是告兄嫂的黑状,说他们嫉妒公婆偏心似的。哥你说是不是呀?”她婆婆是因为日子过得挺顺,有些天真,可并不是由人随意影响的傻子呀。

    贺成章的头更疼了:“去去去去!就你道理多!”

    瑶芳道:“我来也不是看你的,我是看嫂子的。哎,真有件事儿要跟你说呢。”

    贺成章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往太师椅上一堆:“说吧。”

    瑶芳道:“他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进宫去谏圣上,请圣上别信妖道。结果被圣上派了差使。”

    贺成章一个抽搐从椅子上挺了起来:“什么差使?不会是派出京了吧?”也就是没经验的傻皇帝才会由着人“谏”而不敢动,像元和帝这样的老油条,你当面“谏”他,没关心,骂得狠,出气了,也没关系。想让他容忍一辈子,那几乎不可能。除了类似贺敬文这样留下来做个“善于纳谏”的脸面的,其他的人多半是要被皇帝整的。一个常用的办法就是,把你调走!不能打杀言官?给你调任,等你不是言官了,再揍你。不能因言获罪?没关系,从京城把你调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给你升半级又怎样?

    姜长焕笑道:“是好事儿。我还在北镇抚司,只是不让我偷闲躲懒了,要派几个案子给我去做。”

    贺成章对瑶芳道:“亲家太太那里,我今晚与娘讲,过几天请娘去说。”

    “哦。”

    贺成章这才问姜长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约是觉得我心肠不坏,又嫌我啰嗦,想给我些事情做,免得去烦他吧。其实不用他给我派事儿,我们本来好些事情要做呢。我不过是一时心里过意不去,才多一回嘴,谁有那闲功夫去管自己作死的鬼。”

    贺成章神色诡异地看了姜长焕一眼,这最后一句话,倒像是妇人赌气时讲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姜长焕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又重复了一句:“我才没那闲功夫管闲事呢。”

    贺成章挑挑眉:“你预备怎么做?应该不会派你大案子吧?”

    “嗯,都是小事儿。不过,一切都要先看了陈年旧档与现在的供词,再推断要提什么人,万一有在京外的,只要不是要紧的人,都不用我亲自出京的。我们担心的,怕亲朋故旧因此沾上什么不该沾的事,答应一些不该答应的人要助人脱罪。”

    贺成章道:“你们想得也忒容易了,轻易谁会找到正在办案的锦衣卫头上?不怕逮个现行么?求情也得有门路才行。你那里不用说,在京城也没几个熟人。便是我们这里,有家父在,谁敢上门讨饶?”

    瑶芳不客气地道:“鸡爪胡同那里呢?”

    贺成章皱一皱眉:“那也找不到你们!”

    “我可不怕得罪他们,”瑶芳将下巴一扬,“我是说,能先告诉一声最好,别到最后自讨没趣。”

    贺成章揉揉额角:“你将旁人想得太坏了。”

    “罗家缺钱。老舅爷比积年老吏还要油滑,他,我信得过他的眼光,至少不会给自己招灾。可他屋里的那一位,就不一定了。帮小姑子照看房舍都能照看得鸠占鹊巢,早年上京,家里多重的礼,也不得她翻一翻眼皮——为了钱,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的?”

    贺成章道:“行行行,我跟老舅爷再说说,行了吧?”

    瑶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瞧把你愁的。我这不是不方便么?我又跟他们不熟,无事献殷勤,岂不引人起疑?你去卖他一个好儿,叫他小心着些,就从我们这里得到的消息,说上头的火气还没消还要严办,请他自己小心。不就行了?”

    贺成章开始赶人:“知道了知道了,去看你嫂子吧!对了,老太太现在精神头也不大好了,多陪她说说话。”

    “有嫂子在,保管老太太精精神神的。对了,哥,你自己也小心,圣上那儿,别为他修道的事儿操心了,不值当的。劝也没用。想借这机会博个直言极谏,倒是好机会——只要不怕死,廷杖总是能骗到的。”

    “看来他这嗑药的嗜好是改不了了?”贺成章记起妹子是重生过来的了。

    瑶芳道:“醒握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名利权势全都有了,儿子闺女也都有了,还自认已经是千古名君了,他还缺什么?眼下他就这么个爱好了,离了这个,活着就没滋没味儿,你说他改是不改?也不知怎么的,身子骨还不错,吃了那么多稀奇古怪带毒的玩艺儿,愣没吃死他。只不过越吃越丑,吃出一身难闻的味儿。”

    好了,一时半儿吃不死,那就不担心了。姜长焕放心地道:“那敢情好,丑就丑点儿吧,他也不用靠脸吃饭。”又郑重谢过贺成章,道是自己给他添麻烦了。这差使没办,先阻了亲朋求情请托之路,说出来也不好听。

    贺成章道:“先君子后小人,今上不是好伺候的主儿,小心是没有坏处的。只是有一条,俗语说得好,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也不好太独了。你若结交君子,小人自然不敢上门。将心思用在正事上头,别想这些有的没有的。”

    又挨了一回训。

    瑶芳道:“是我的主意,这也不是什么杞人忧天的事儿。鸡爪胡同舅爷家那门亲戚,脑子不好使的可不少,不然日子也不会越过越穷了。就说那御马监的李太监,上赶上跟太监认亲戚,亏得抽身早,不然呐,哼!”

    “我说不过你。”贺成章干脆一手一个,将他们拎了出去见罗老太太了。

    ————————————————————————————————

    往娘家走一遭,将许多麻烦丢给了亲哥,亲妹子一点愧疚也没有,开开心心地回婆家去了。姜长焕心颇不安:“咱们这样做,似乎也真是有些不近人情呢。”

    瑶芳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有的时候,人犯错儿,不是碰巧了只会犯一件的。追根究底,还是他有种种的毛病,错误因此而生。只要不改了这毛病,有一就有二,治标不治本,你有多少精力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呢?直等到后来忍不得了,再翻脸?早晚都是要得罪的人,不如快刀斩乱麻,还少惹许多气。

    所以古语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早早地分道扬镳,省了后面的许多事儿。总好过操心费力的,最后全打了水漂,心里反而更不好受。

    这要是晚辈,打一顿,教一教,改了,就好了。长辈呢?自家长辈好劝,隔了八丈远的长辈呢?了不是让我哥去管这个事儿,请他找能管的人来管。管不好,也赖不到咱们头上,不是么?”

    这倒是正理,姜长焕道:“是啊。这世上的事情,哪能样样都如意呢?周围的人,怎么能个个都是能将自己的事情办得好的君子呢?凡事总有遗憾的,别后悔就行了。”

    瑶芳问道:“那你呢?”

    姜长焕明白她问的是元和帝的事情,摇摇头:“我既已经劝过了,便再不会后悔,要说遗憾,也是没有的。”

    “我看你并不开心。”

    姜长焕有些低落地道:“他做人并不好,行事也令人厌恶。我以前极恨他故作高深,拿人当猴儿来耍、当狗来训,想起这些就恨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