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笑泯一恩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白逸朗摇摇头,笑了:“本来我想把它公布天下,现在,我决定让它永远的被埋葬。(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他像是做了件好事,但是却从叶湛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感激,相反,他放在他肩上的手猛然捏紧,他痛得直叫。

    “这个世界上,我已经不在乎失去什么,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

    有她,有女儿,这一生,便足够,再多的钱财名利,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来来去去,随心所欲。

    白逸朗苦笑:“我以前一直不懂,现在,我懂了。”他伸出手,指尖仍然泛着病态的白,却带着股真诚:“我输了,这一次,输得心服口服。”

    叶湛的手在他的手心轻拍掠过,“没有输家,也没有赢家,等我们走到最后,再回头看的时候,没有遗憾,不曾后悔,那便是,一生。( ”

    萧暮优拎着个大热水壶走进来,“你们兄弟俩说什么呢,偷偷摸摸的。”

    白逸朗扑哧一声乐了,想逗逗她,于是喊:“小嫂子。”

    萧暮优手里的水壶差点丢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许久才害羞的答了一句:“唉。”

    叶湛站在一边,忍不住,笑了。

    ********

    灵儿一直在问白逸朗的事,他失踪一个多星期,没有电话,没有口信,她还以为,他是生了她的气,小子闹脾气便离家出走,直到叶湛回家,告诉他白逸朗在训练时受伤,正在部队休养,她才微微安心,复又问伤得怎样,在得到小伤的肯定回答后,终于舒心的笑了出来。

    看他们兄弟俩的样子,并不像发生过什么茅盾,那个秘密,白逸朗应该没有告诉任何人。

    “爸呢?”叶湛看了一圈不见叶痕。

    “他呀,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在后院开了一片地,种了些瓜果蔬菜,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呆在菜地里,这不,刚松了土,就等着下种子了。”

    灵儿虽然像是责备,但笑眸中却含了宠溺。

    “我去看看。”

    “可小心别踩到他的宝贝,要不然准跟你翻脸。”

    叶湛小心着脚下的步子,远远便看到叶痕正在搭塑料棚,那伟岸的身材此时微微躬着,英俊的侧脸反射着冬日的阳光,除了冷峻,还有丝温柔。

    他过去搭把手,叶痕笑说:“原来自己开块地,竟然比上阵打仗还难,这土松不好,明天就发不出好苗子,这大棚没扣严,苗子也会一夜间之冻死,真是要处处谨慎小心,丁点马虎大意不得。”

    叶湛帮他扶着架子,脚下的泥土松软,上面是叶痕踩过留下的脚印,他正蹲着身子,细心的用一根小麻绳捆绑着塑料布,神态专注极了,就像小时候,他每天辅导他完成作业,然后陪他一起游戏。

    心中忽然涌上一股感动,他说:“爸爸,能做你的儿子,真好。”

    叶痕一愣,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傻儿子,怎么突然这么说。”

    “没什么,就是挺好的。”他也笑了。

    “安安呢?她来了吗?”

    只是一天不见,就想念起自家的小公主,她甜甜的会讨好人的小嘴,还有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搂着他的脖子喊爷爷爷爷,虽然他看上去,只像她的叔叔。

    “优优带她去买衣服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