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月寒星

    故事还要从那个诡异的清晨开始。

    冷墨琛一觉醒来,天已放亮,宿醉让他依然觉得脑袋发沉,他在心里暗暗腹诽萧姓的女人,她家是不是世代开酒厂的。

    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左转一下。。。。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姿势定格,为什么近在咫尺的距离,会有程星楠这女人的脸,虽然是睡着的,但依然可以描摹出她精致小巧的五官,薄唇微抿,脸色红润。

    他竟然就这样盯着她看了很久,他从来没见过她熟睡的样子,卸去了平时的傲然与防备,不被娱乐圈的混杂所污染,此时的她,只是个平凡漂亮的小女生。

    也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她忽然蹙起了细细的眉头,指尖微烫,轻舒,已经替她抚平那抹忧伤,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已触到了她的眉。

    她觉轻,这样一动,她立刻睁开了眼睛。

    然后。。。再然后。。。

    萧暮优窝在叶湛的怀里,听到了令人发指的惨叫声。。

    于是整个叶家上下,一片震动。

    程星楠睁着惊惧的大眼睛,低头往下一看,顿时一张脸烧得通红,她竟然一/丝/不/挂。

    用力的拽被子,胡乱的把自己往被子里面裹。

    冷墨琛也慌了,早知道她会醒,自己是不是应该溜之大吉,他想去安慰,可是话到嘴边,却不完整。

    “那个。。你。你听我解释。。”

    她仍然在拽被子,最后全部的被子都滚到了她的身上,再瞧冷墨琛。。。赤/条/条的坐在床上。。

    于是,尖叫声再次响彻叶家宅子。

    冷墨琛脸红,迅速的跳下床,背对着程星楠胡乱往身上套衣服,程星楠闭着眼睛,脸比他更红。

    穿戴好,他本欲回身向她道歉,视线却停在洁白床单那一抹鲜红上。

    程星楠也看到了,一时愣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们真的发生了关系,就在昨天晚上,酒后/乱/性。

    萧暮优偷偷插话:那是鸡血,嘿嘿哈哈!

    纵然一直冷静如冷墨琛,此时也不由脑袋里嗡嗡直响,两人虽然经常合作拍戏,也会有一些激情戏份,但是程星楠是非常有底线的,太暴露与色/情的戏,她绝对不会接,宁肯放弃,也不会拍。

    两人接过吻,很多次,但都带着剧中人物的感情与职业操守,戏后,大家相互一笑,从不当真。

    今天发生的一切,来得太突然太刺激,显然出乎了两人的意料。

    静默了好一会儿,冷墨琛从地上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拾起来,放到床头。

    “我去楼下看看有没有吃的,你一会儿下楼来找我。”

    他去看她的表情,她将脸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发出一点声音:“嗯。”

    早餐桌上,安安小鬼瞅着两个分坐桌子两旁,神态蹊跷的大人,咬着手里的勺子说:“墨哥哥,你惹星姐姐不高兴了。”

    程星楠郁闷,从这小鬼一见到她,就认定她是冷墨琛的女朋友,所以,她被连累,降了一辈儿。

    “没。。没有。”冷墨琛笑得极不自然,喝粥。

    程星楠的盘子里空空的,他急忙给她夹了一个煎蛋,“多吃点。”

    她用叉子扎着煎蛋,扎得全是洞孔,安安歪着头问:“星姐姐,蛋蛋都被你扎疼了。”

    冷墨琛笑了,小鬼!

    程星楠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安安,一会儿带你去游乐场玩儿好不好?”

    “好啊,好啊。”安安兴奋的拍着小手。

    婆婆说,妈咪和爹地一早上去了机场,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差,虽然她会很想念他们,但是,她也好想去游乐场。

    “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抱不动安安的。”冷墨琛在一边插话,程星楠想了想,没有拒绝。

    安安趴在冷墨琛的怀里,好奇的看着身旁这两个大人。

    鸭舌帽,大墨镜,白口罩,捂得要多严实有多严实。

    “墨哥哥,你和星姐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安安眨着大眼睛问。

    程星楠倒,虽然知道小孩子童言无忌,但还是立刻联想到早晨的事情,不好意思的捏捏她的小脸,“小鬼,你知道什么!”

    虽然天气寒冷,但是游乐场的冰雪大世界依然有许多家长陪着孩子前来玩耍,人多杂乱,程星楠又有些心不在焉,被前面跑过来的小孩子一撞,险些摔倒,关键时刻,一只温热的大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

    她心里一惊,扭头看身边的男人,他英俊的侧脸笼着淡淡的灯光,迷离而遥远,他此时正跟怀里的安安讲话,手却握着她的手,很自然,很随意。

    她挣了一下,他却握得更紧,无奈,只好由他一路牵着。

    安安见到有卖的,于是从小口袋里掏出三枚硬币,“墨哥哥,星姐姐,我请你们吃糖。”

    不忍拂了孩子的一番好意,两人站在小小的摊位前,摘下脸上的口罩。

    安安突然手一指,望着前面喊道:“咦,叔叔在照我吗?”

    两人再想戴上口罩已经来不及了,闪光灯响了几下,有记者。

    ******

    冷墨琛与程星楠地下恋情暴光,带小女孩吃,疑为私生子。

    “lyla,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吗?”程星楠的经济人捏着服纸,不可思议的问。

    程星楠楠揉揉眉心,有些烦燥,她和经济人自这条新闻出来后,不得不全部关掉了手机,连公司上层领导都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

    要知道,在演艺圈里,艺人之间的感情是不能随便被爆光的,搞不好就会影响人气,特别是对他们这种大明星。

    “我不知道。”程星楠摇摇头:“我现在不想想这件事情。”

    “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冷墨琛的公司今天下午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会向媒体澄清这只是个误会,你们两人之间根本就是朋友关系,那个孩子也不是你们的孩子。”

    “是吗?那太好了。”程星楠笑着,但是那笑容只是浮在脸上,心里却感觉到丝丝的疼痛,他已经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划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吗?也好,这会影响他的星途,是有百弊无一利的事情。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是怎么发生的,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他们也只能到这种地步了。

    冷墨琛的新闻发布会如期举行,下面围满了各大报社、电视台、网站的记者。

    他和他的经济人一起出席了发布会,一身休闲打扮的冷墨琛,一举一动都带着他独特的惑人气质,却又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嘴角含了丝笑,笑容极浅。

    他一一回答记者们的提问,避开凌厉的,打太极,挑选简单的,回答也是让人猜想不断。

    当记者问到他,他与程星楠的恋情是否属实时。

    他难得带了几分认真,修长的指捏着桌上细长的话筒,一双眼睛黑亮清澈:“我正在追求程星楠lyla,只不过,她还没有答应我。”

    此话一出,记者群里一片哗然,他的经济人望着他,眉头皱成川型,这不是原定的发言啊,他是要向众人澄清他与程星楠只是朋友关系,并非恋人。

    冷墨琛继续说:“我相信,她一定也在看这场发布会,所以,我想问问她,愿意做冷墨琛的女朋友吗?”

    程星楠倚在宽大的沙发里,屏幕上他的一双眼睛被无限的放大,可以看到其中一闪一闪的真诚,仿佛知道她此时正在看他,所以,轻轻翘了一下嘴角。

    程星楠,你愿意做冷墨琛的女朋友吗?

    多少年了呢,仿佛都记不清了,她当时还只是他戏里的一个龙套小妹,演他的丫环,当时要拍一场被他打耳光的戏,导演要求真打,他也真打了,那一耳光很疼,她第一次被人打,委屈的不行,拍完了,跑到后院偷偷哭,哭着哭着,就有人递过来一块洁白的手帕,顺着这人修长的指节望上去,就看到他带着些忧郁的眼睛,他说:“对不起。”

    爱上一个人有许多种方式,她爱上他,是因为他的这句对不起。

    以后,她不断的努力,争取更多的机会与他合作,从演龙套,女配,一直到后来的女主角,她离他越来越近,可是却感觉离他越来越远,他的眼里像是住着一片沙漠,那样荒凉与空旷。

    他们是朋友,经常一起喝咖啡,聊天,他会在她的面前笑得放肆不顾形象,也会在她的面前跟她讲以前才出道时的糗事,她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