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章 芙离的告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丞相府。大文学

    天色已有些暗了,整个丞相府一直笼罩着非常诡异的氛围,看到芙离和赫莲城带着一个九岁左右的小公子回府,所有的下人都不敢说什么,但是看着芙离的眼神却非常的怪异。

    芙离不是没有看到杨伯他们那一张张复杂的脸,以及看到芙离便错开脸的时候的表情。

    芙离让赫莲城带着彭寒先回沁雪园,她却叫住了杨伯。

    “夫人什么事。”杨伯看着芙离,曾经慈眉善目的眉眼似乎又回到了原来芙离第一次来丞相府时的表情。

    “叫人打好热水,送到相爷房间。”芙离也不管杨伯他们的表情,说罢,径自推开门,走进屋子。

    缓缓地走向莫卿辰,他躺在床上,继续的昏迷着,那张秀丽的让人窒息的脸庞,此时真正的放下了所有,安然的睡着,

    芙离坐在床边看着莫卿辰,手缓缓地碰触着他的脸庞,这张脸曾经迷惑了她的心,让她每次都认不出砰然心动,明明知道是不可以爱的人,却沉溺在他故意营造出来温柔中不可自拔。

    “你这个家伙,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的听我说话吧?你真的好过分,连让我否定你的机会都不给我。”芙离的手缓缓地划过莫卿辰的脸庞,“就是这张漂亮的要命的脸,才让我对你死心塌地吗?”

    芙离的手划过莫卿辰的脸颊,手落在他的鼻梁之上,“你说你没事长的这么完美做什么?”

    芙离的手捏着他的鼻子,想要把他捏成一个红鼻子老头,可是看着他,却一点点都下不了手,“真是卑鄙的长相,让我都舍不得打你。”

    “你这个坏蛋,从见面第一次就色诱我……”芙离喃喃自语的对着莫卿辰发牢骚,莫卿辰的嘴角总是自然而然的微微上扬,不明显,却带着丝丝的笑意,明明是冷艳的一张脸,偏生的如此的柔美中又不失儒雅的英气。

    莫卿辰在某种气质方面和赫莲城很像,他们虽然对所有人都很疏离,但是不知道是习惯使然还是如何,他们的嘴角都带着自然的微微上扬。大文学

    “你这个时候能不能听到我说的呢?”芙离的手顺着莫卿辰的脸庞往下滑,拂过他的喉结,落在他胸前的衣服上,他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亵衣,墨色的长发铺散开来,带着致命的诱,惑,手攀上莫卿辰的胸膛,平静的心跳告知着他的生命还存在。

    “不管你现在是已经真的沉醉在赫大叔的药性里,还是在装睡,现在,你只要听我说话就可以了。有些话,我只会说一次,如果你对我仍存有一丝一毫的心思,那么就这么沉沉的接着睡下去,直到,三天后,娶公主和你恩师的女儿。”

    手挑开莫卿辰的亵衣,胸口拿到浅浅的刀疤,有些粉红,温柔的指腹摩挲着莫卿辰的伤疤,芙离的声音淡淡的;

    “我自穿越到这个天耀王朝,每日裹着每日虽然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期待着有一天可以一觉醒来就回到我原来的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年和赫大叔过着闲散的生活,我每日到处吃喝玩乐,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浑浑噩噩的混过了这么多年。半年前,我和赫大叔接到一封黄金秘笺,有人出万金要取你的火狐令,我不否认,我一开始躲开赫大叔来到洛都就是为了火狐令而来。”

    “前世我为了盗取火狐令掉下深海而死,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与我同时穿越而来的还有夜,虽然夜是被我拖下水的,可是,在我穿越到这个时空之后,除了赫大叔,夜是我最亲近的朋友。”

    “黄金秘笺让浑浑噩噩的做吃等死的我看到了重返我的世界的一个希望,所以我不顾赫大叔的阻拦,来到了洛都,本来还想着怎么混入这个丞相府,却因为月饼不懂事,结果我还没有准备好,就遇见了你,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你好美,比女子还要美,偏偏又无比的疏离清冷,只是一眼便叫人吸了半个神进去,只道是你不说你是丞相我是绝对不会知道,而知道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时,我还是觉得无比的苦恼,一面想要得到你的火狐令,一面又希望像你这样高高在上的美人眼里能容下我,误打误撞混了进来,本来还以为要很麻烦才能和你说上话,看到你就习惯性的眼睛无法从你的脸上移开,可是一而再的意外,让我不知道为何,发现对你的喜欢的小芽才会在不知不觉中就种下了。大文学”

    “这半年来,我追着你,向你示爱,一开始,我还是带着想要找到火狐令就走人的想法,可是,越是想要用心找到火狐令,就发现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什么该死的火狐令之上,我在乎的不是令牌,不是你的身份,不是你的容貌,而是你本身。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像你这样,即使自己喜欢的女人嫁人了,还会这么样子心心念念的喜欢她,我开始会嫉妒,想要你也喜欢我,我每一次的表白皆出自我的真心,我渐渐地忘记了我原来的目的,可是我却可悲的发现,对你来说,我只是一个像玩偶一样的人形工具。”

    芙离慢慢的俯身在莫卿辰的身上,语气淡淡的叙述着,“我以为,我是那么的喜欢你,而你也终于会开始喜欢我,你不会知道,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好像曾经被伤害的心都被抚平了,可是,钱梦儿只是出现了一下,你们的心就全部都乱了。钱晓苏杀我的时候,只是因为她看到了商靳云向我告白而已,被刺伤胸口的时候,我以为我快要死了,掉下那冰冷的池中,我有一瞬间想要就那么沉下去,说不定,就能回到现代了,然而就在我沉入水底的时候,血色中,我以为那个人是你,可是,不是,是赫大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