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五章 孩子是不是我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虽然答应莫念臣要去邻居家的那个新的邻居先生,但是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就带着念臣去看人家,一来,太没礼貌,虽然她大大咧咧的习惯了,但是那是对自己家人,而且,自从有了念臣以后,她已经很少出去了,即使出去,也会带上罩纱,把那一头的白发盘起来遮住,免得那一头耀眼的银发会引来是非,如此这般匆忙的和念臣去见那个陌生的邻居,总归不好;二来,这些年,她已经习惯,若是外出,必有赫莲城作伴,有赫大叔在身边,心里总是平稳的,安心的。

    哄着念臣吃过饭,看着在整理草药的赫莲城,便把莫念臣拜隔壁邻居的事情告诉了赫莲城,自然也是对他说了,想要他陪着的事情。

    “好。”赫莲城放下手上的草药,笑的很是温和,眼神很温柔带着几分说不明道不清的深情,看着芙离那张素丽的容颜,心里满是温暖和满足。即使,她不是那么的爱他,即使她的心里还住着其他的男人,但是能如此这般陪在她的身边,他便已是知足了。

    感觉芙离的衣着单薄,便将墙上挂着的一件外袍取下,为芙离披上,目光柔和,“困的话就先去睡吧,这几天有些冷,莫要生病了。”

    “莲城,谢谢你。”芙离看着如此这般温情的赫莲城,心里微微的有些愧意。“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该怎么谢你我都不知道,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你在身边了,我知道,我是有些自私,我……”

    对月华夜,是介于男女之情和家人之情之间,她爱过他,在尘埃落定之后的这些年,她怀念他,思念过他,愧疚于他,是不需要的,因为,他爱着她,却不想要听到她对他的歉然,他的爱,很强烈,他要她发的誓言离开莫卿辰,只是不想在他离去之后,再受到伤害,而且,也是有些不甘吧,不甘心就那样就永远的离开她,想要她不要那么简单的,就忘记他吧。那年,她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在山灵水秀之处,将那块带有他最后的一丝血迹的红布长埋底下,在这个地方,为他守制三年。

    对待桀骜而爱恋着自己的安墨离,她可以坦白的告诉他,她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但是她对她有亲情,有友情,却唯独缺少了爱情,她对他有着愧疚,却无法违背心意,欺骗他也欺骗自己;

    对待风流不羁的商靳云,她虽然对他曾经有过朦胧的男女之情,但是他太过于心计,他对她的情,她担不起,对他的情绪很复杂,所以冷漠以待,商靳云那样的男人,和莫卿辰很像,他们的心过于复杂,她已经累了,不想再次去尝试,她失足一次,自然是十年怕草绳,伤过一次,便不愿意再次冒险,而且那样的男人,注定了不平凡,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过境尘烟之后,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家,守护念臣,好好的过安静而平凡的生活,那些惊心动魄,对她来说,已经疲倦到不想再碰触了。

    对彭寒,她自始自终都只是姐弟之情,是家人一般的亲情,断然是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

    而独独赫莲城,她至始至终都亏欠着他,他的恩,他的情,她已经习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