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政治篇(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光透过树荫直接射到篱笆小院里,如箭中靶心。

    廊下,高耸和一位面向俊逸的年轻人坐在两把小矮椅上说话。

    二人面前是个小方桌,桌上放着凉茶和地方小吃,四周偶有鸟叫狗吠,烟火气十足。

    高耸脸上掩饰不住激动:“原来我走后,你们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又点着头:“听说了,公主多大的名声,你们三年前成亲,我是听说过的。”

    他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固信,朝廷要开放海市,林孝珏的意思,水路原本的生意也不能荒废,所以要跟海路连成线,从南道北,路路通达。

    水路的线路是原有的运河线路,沿路港口不少,该如何连接,得实地考察一下,他就揽下这个任务了。

    因为他的属下来禀告,他寻了多年的哥哥,可能在阳谷县出现。

    进了城在茶馆里又听说一桩财产官司,有人提起衙门里的文书,一打听,正和哥哥的形象吻合,就找来,还真就找到了。

    亲人多年未见,乍一相见,李固信也有很多话要说:“哥,你过去藏哪了我就不问了,这次我办完公差,您就随我一同回京城。”

    高耸没有说话,他当年答应过汉王,不许再见李固信。

    汉王再不好,但对他有知遇之恩,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又怎能言而无信。

    李固信看出他的犹豫,换了话题:“哥在此处居住几年了?对当地民情是否了解?”于是把自己的真正来意与高耸说了一遍:“若想连在一起,当地的居民数量,特产,港口的大小,每天运转次数都要计算在内,不能贸贸然就设关卡。不然运转次数少关卡设大了,就是浪费,运转次数多,平台小了,又会出问题,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就是特意为此事而来。”

    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果真高耸听了很感兴趣。

    跟李固信说了很多当地的事。

    哥俩越谈越深,最后高耸提出一个问题:“以前也不是没有海市,但是一旦到海上,海盗猖獗,倭国人四面环岛,比咱们熟悉水,货物被他们抢了怎么办?若总是来抢,最后不管你这圈子画的多大,不是都得被迫关闭吗?”

    李固信更加确定要带大哥回朝廷:“哥果然看得远,你说的这个问题,内阁是这样提议的,首先是要在海面上设立一支军队,以前我们都是货船自带护卫和武装,朝廷不管,那就靠商人有势力才行,不管怎么说,都是掉脑袋的事,有根基的人又不愿意做危险的事,所以就制约了海市的发展,我们这支军队设立后,由官府的正规军替商船保驾护航,安全性就高多了。”

    “再有,海盗出没,有些是因为我们不跟他们做生意,如今市舶司成立后,各国商人都可以兑换文牒,只要交税就行,既然有正规途径获利,谁还愿意干掉脑袋的事,真有那些穷凶极恶的,就在海上跟他们打。”

    林孝珏当年收了天津卫最大的造船作坊,现在正好投到海军中。

    不过这些事李固信就没跟高耸说了。

    高耸听得连连点头,弟弟们都有预案,说明准备充分,那就不至于百忙一场。

    李固信知道高耸对这些东西的嗅觉是十分高的,以前就是,于是又问道:“哥你还有什么别的疑问,或许就是我们没想到的。”

    高耸在官场侵淫多年,之前由于毫无背景,一直不得重用,还是汉王看得起他,虽然他也故意表现了一些事,但说到底,汉王还是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才觉得很对不起汉王。

    官场,存在很多问题,这就致使有些政策是好的,但是因为上下不齐心的问题,很可能变成坏政。

    他沉吟良久道:“别的问题我想不到,但是那支军队的供给怎么来,长期在海上,无法生产,总不能让他们自己打鱼卖鱼吧?”

    李固信笑了。

    之前军队实行的是屯田制,无战事就种地,起战事男人打仗。

    既然是海军,长期漂浮在海上,又没有土地,而军饷,之前总是发放不到位,还有高级将领克扣军饷问题,一旦变成这样,在海上脱离中央管制,最后可能就不是国家的海军,变成最有实力的海盗了。

    不过这些问题之前林孝珏也都提出来了。

    “兵部在改革。”

    兵部以后要独立与其他五部,归兵部尚书直接管制,而不是地方的直隶总督,军饷也是朝廷直接拨款,收回军队土地。

    还有,军人任职制分年限,一般是三到五年,就可以不再服役。

    还有很多改革。

    李固信也都跟高耸说了。

    高耸这次点头的同时,脸上还有了笑容:“那问题就只有一个了,当兵的三五年便可返还家乡,那部队数量如何保证?这些需要的可都是壮丁啊。”

    “所以不再是军户服兵役,是全民,适龄人口,除非取得功名的,否则都要服役。”

    那这变动可就大了。

    高耸很担心的看着李固信。

    李固信则是佩服的看着高耸,大哥也是治世之才,凡是只要一点,立即就透了。

    李固信已想好了如何劝说高耸跟自己回去,这时门口传来声音。

    “诸位,我们想见一下高先生。”

    “你们是什么人……”

    “在下阳谷县的兰陵生,这位是我们的父母官……”

    李固信听见声音看过去。

    高耸道:“这位兰陵大官人对我有恩。”说着站起。

    李固信对门外的侍卫打个了手势,盘问声立即就住了。

    不多时,两位派气十足的老爷走进来。

    高耸迎向右边那位,抱拳一礼:“大官人怎么来了?寒舍简陋,让大官人见笑了。”

    县令见高耸竟然不先接自己这个当官的,甚至视而不见,气得胡子都飞起,但一想到高家门口那些肃然威严的侍卫,他这怒气又忍回去不少,语气极酸的道:“高先生不知道是结交了什么朋友,连本官都不认得了。”

    高耸这才对他微微一颔首。

    然后对兰陵生道:“今日多有不便,家中来了亲人。”

    这时李固信已走到高耸身后。

    兰陵生见面前的男子面相虽儒雅可亲,但举手投足的气派不像是普通人。

    忙拱手问好;“在下兰陵生,幸会幸会。”

    高耸笑道:“还未与您介绍,这位是舍弟,大官人叫他……”

    高耸也不知道应该让别人如何称呼李固信好。

    在他犹豫的瞬间,李固信对兰陵生回礼:“小弟固信,多谢大官人对家兄的照顾。”

    固信?

    兰陵生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

    寒暄道:“相互照应相互照应嘛。”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熟络,就把一旁的县令又忘了。

    县令不满的咳嗽一声。

    兰陵生忙将县令请到身前,对李固信介绍,这位是我县父母官,陈大人。

    县令站直了等着李固信跟他行礼。

    李固信见这人自打进院子里来,高耸就没怎么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